【中國煤炭報】培養艱苦行業人才需內外力共同驅動

發布者:李秀發布時間:2022-03-25瀏覽次數:10

去年6月,中國礦業大學智能采礦特色班首屆畢業生畢業。李彥琪直接選擇來到陝煤集團神木張家峁礦業公司工作,郭春福則放棄了保研資格,加入中煤能源集團劉莊煤礦。

四年前,他們是剛剛成年,頂著“首屆”“智能”“特色班”光環的中國礦業大學優秀學子;如今,他們二十出頭,穿上了工裝,成為生產隊技術員,紮根煤炭行業基層一線。

與之相對應的,是東北地區某國有煤炭企業一份年度企業工作報告。報告顯示,該企業所屬A分公司新招聘38人,離職30人;所屬B分公司新招聘90人,離職66人。報告分析稱,如今企業麵臨采煤和掘進等一線工人招工難度大、高技能人才短缺、中高層次人才流失嚴重等問題。該企業麵臨的用工困境,正是煤炭行業及其他傳統產業正在麵對的共識性難題。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張興海提出,現在不少年輕人寧願選擇送快遞,也不願進工廠當技術工人。拋開工資收入而言,前者雖途中奔波,但並無技術和知識門檻;後者不僅要付出艱苦的腦力和體力勞動,還有著相對艱苦的工作環境。用張興海的話說,這樣的招工局麵,“不利於我國社會長遠發展”。

在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的戰略機遇期,在“雙碳”戰略目標下,煤炭行業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創新、需要發展。麵對煤炭行業人才結構性過剩和短缺並存、領軍型人才和高質量人才緊缺的局麵,中國礦業大學采取了行動。

中國礦業大學選擇了麵向艱苦行業培養創新人才的模式,旨在為煤炭行業輸送順應時代之需的高質量人才。

何為艱苦行業?我國對艱苦行業基層單位的界定分為兩類,一類包括艱苦邊遠地區縣級以下機關、企事業單位等,另一類包括農業、林業、水利、地質、礦業、油田、航海、軍工、部隊等艱苦行業生產第一線。

從界定中可以看出,艱苦行業工作條件相對較差,工作內容相對艱難。這些工作雖“苦”,但對促進我國社會發展有著重要意義。

中國礦業大學力學與土木工程學院副教授董紀偉在課堂上與學生分享:“錢學森是我國著名的空氣動力學家,由於他的回國效力,中國導彈、原子彈的發射向前推進了至少20年。”

正是中國礦業大學全員、全課程的大思政教育體係,把愛國、擔當、奉獻的種子播撒在學生心裏。

在對中國礦業大學智能采礦特色班進入一線工作的首屆畢業生的采訪中,問及是什麼動力驅使自己做出到一線工作的選擇時,有人回答,是為了理想,“煤礦開采發展到今天,離不開礦大采礦專業一代代畢業生到煤礦奉獻青春、建功立業,我要接過前輩們的接力棒,投身煤礦現代化建設”。

也有人回答,是因為更廣闊的天地和發展空間。畢竟,我們需要認識到,艱苦行業不應永遠艱苦,艱苦隻是一個階段和過程。而越是艱苦的環境,就越有努力的空間和價值。

從上世紀50年代落後的人力落煤、人力或畜力運輸的小煤礦,到上世紀70年代引進綜采綜掘設備、80年代推行綜合機械化開采,再到如今的煤礦工作麵智能化開采,上下不過70年。如今,已有煤炭工人可以西裝革履地坐在燈火通明、四季常溫的操作台,一鍵啟停開采煤炭。

從早期的艱苦到如今的舒適,正是一代代煤炭人艱苦奮鬥的結果。正是因為努力和奮鬥,才會帶來改變。傳承艱苦奮鬥精神,為實現人生價值、國家富強、民族崛起而拚搏,也將釋放更強驅動力、凸顯更大的時代價值。

如何吸引更多人才來到艱苦行業?高校的教育讓一代代優秀的年輕學子有了夢想和責任感,也有了紮實學問和創新能力。而吸引更多人才來到艱苦行業,除內驅力之外,還需更加堅實的外力支持。

對於煤炭企業而言,如何將一線人才用好、留住,是需要長期思考的課題。在相對艱苦的環境中,提供與之相匹配的經濟待遇,為職工提供更明晰的職業發展路徑和更廣闊的職業發展空間,都是既往的優秀經驗。而對煤炭行業乃至國家而言,還需更細致、完善的資金和政策保障,鼓勵並支持更多優秀人才從事艱苦行業,實現人生價值,並得到應有回報,從而推動艱苦行業形成優質生源足、學生行業使命感強、專業思想穩健、培養模式與行業發展需求相吻合的良好氛圍。


新聞來源:《中國煤炭報》2022年3月24日第3版 陶冉攝影:責任編輯:李居銘審核:劉堯

乐动官方体育比赛

視點新聞

視頻新聞

基層快訊

媒體礦大

文藝園地

礦大故事

光影礦大

Baidu
map